• 红尘佳人

    陆阐沈轻白主角小说
    热推佳作《红尘佳人》小说是作者陆阐 所执笔完成的古言,小说讲述了陆阐沈轻白之间发生的揪心的爱情悲歌。主要内容是:闲行碎语。」小苟说马车到了,陆阐便牵着我往外走,念道一句,「看来我的势力仍是不敷大。」「大人,」我勾着他的护腕把玩,「可不能再大了,权不成盖主,不然简单招来杀身之祸。」他步子停下,回身问我:「你惧怕?............

    陆阐沈轻白免费阅读 陆阐沈轻白为主角的小说

    给大家推荐一部由作者陆阐 所精心创作的小说《红尘佳人》,其中小说主角为陆阐沈轻白。谁能想到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陆阐沈轻白,背地里不知道隐藏了多少身份。

    陆阐赠了我两件新衣裳,让我自己挑一件陪他赴宴。

    一件赤红,一件鹅黄。

    红过于声张,我挑了那件柔嫩的鹅黄色。

    陆阐挑起那件赤红的衣裳,目露可惜:「怎样不穿那件?」

    「大人不在意,妾身恐怖那些闲行碎语。」

    小苟说马车到了,陆阐便牵着我往外走,念道一句,「看来我的势力仍是不敷大。」

    「大人,」我勾着他的护腕把玩,「可不能再大了,权不成盖主,不然简单招来杀身之祸。」

    他步子停下,回身问我:「你惧怕?」

    「只怕不能和大人逝世一路。」

    他眉心一皱,语气带上了怒斥:「禁绝说那些倒霉话!」

    车箱很大,可我和陆阐牢牢贴在一路,实是华侈了那空间。

    马车行驶陡峭,稳稳停在庆王府门口。

    陆阐先行下了马车,庆王要上前驱逐,他回身接住我的手,将我扶上马车。

    庆王眼光骇怪,又扫了我两眼,高低端详一遍,合意所在头,「你和前些日子有所差别,实是叫本王……」

    空话,那天穿的衣裳就是用来蛊惑陆阐的。

    「面前一明。」

    他俩品尝差别,陆阐喜欢野性声张一点的,庆王喜欢……

    我不感爱好。

    入府以后,男性官员都凑在一路聊天说地,聊些女人家不便利听的工具。

    女眷自成一组,聚在一路赏花弄蝶。

    都是权朱紫家的小姐夫人,没一个熟悉的。

    我凭栏收着下巴,听着女眷叽叽喳喳的闹声昏昏欲睡,居然有点驰念软香楼的姐妹。

    「你是谁家女眷?」有人打断了我半晌的满意,来人是个着素衣的秀气女子,正笑呵呵地视着我。

    看破着,该当是庆王府里的人,我行了礼:「妾身是陆御史的人。」

    女子回想了半晌,豁然开朗:「就是前些日子刚入府那位……」

    托钵人?

    我晓得她想说甚么,但顿住了。

    托钵人也好,在她们眼里,托钵人也比青楼身世清洁。

    她不雅摩着我的脸,道:「那张脸做托钵人惋惜了,还好被陆大人捡归去。」

    「陆御史本不好女色,你是独一。」

    谢谢,我晓得。

    可是他很好女色。

    「对了,我独名鸳儿,是殿下的……通房。」

    鸳儿举行行谈风雅,和她那副娇羞女儿家的装扮完整不贴。

    实不像是谁的通房,倒像是将门之女。

    似是看破了我的疑虑,她风雅道来:「我是随着小姐入府的,我家小姐本是将军之女,后来母族衰败,小姐得宠才叫我帮她。」

    后边的话不说我也大白了。

    「你们小姐但是姓乔名兰春?」

    衰败的将门女子,我只能想起那位了。

    昔时她嫁入庆王府中做侧妃,但是闹得沸沸扬扬,满都城都晓得她由于没当上正妃羞愤欲逝世。

    鸳儿眼里闪过一丝惊奇,问道:「你安知?」

    「是你家小姐派你来和我语言的吧。」

    她的奴才正坐在离我二十米远的处所,一样是一身素色衣裳。

    不行她,全部庆王府的女眷都身着浅色衣裳,举手投足一个姿势,像是养了一府清修女。

    鸳儿稽首后将我领已往,乔兰春身旁无人,单独摇扇。

    她抬眸视我,内敛委婉的眼睛里早就落空昔时的骄狂,她道:「我见女人面目面貌目生,又不愿挤进那些贵圈扳话,觉着故意思便派人打搅,女人包涵。」

    我行了礼,她便命我坐下,我道:「妾身喜静,也无熟悉之人,便单独凭栏。」

    「那看来,我们合适做伴侣。」她抿了口热茶,笑眯眯地说。

    我掩面而笑:「二夫人故意怜爱,妾身天然情愿。」

    那时王府突然敲锣打鼓,曲子从府门乍响,一起延长至内堂。

    那曲子华夏人听不懂,我扭头视去,才瞥见一拨异域女子扭着水蛇腰走来。

    穿着斗胆,边上的女眷和随从纷繁掩目不敢看,乔兰春现在忿忿辱骂:「实是没脸没皮,那点布料遮得住甚么?」

    她们途经,留下一地醉人迷香,往官员大人地点的处所前往。

    庆王胆小包天,借着寿宴就要以色受贿。

    我心口一紧,陆阐还在那群人里边。

    我起家要上前,被乔兰春抓住衣袖,她提示我:「你去做甚么?他们汉子的工作少管,没有邪念的人天然不会碰,碰了的就算你拦下他也有异心。」

    我停下,她说的有理,陆阐也的确不是会到场秽乱之事的人。

    我顺了口吻坐下,现在冒然冲出来,只会招人笑话。

    乔兰春看着我刚从镇静里安静上去的神采,说教我:「你还年青,等你过段日子就会大白,全国汉子的心都是包含万象的。」

    过会儿又问我:「你是陆御史的妾?」

    我点头,她拍腿笑了:「上一个被满门抄斩的御史也姓陆,陆阐被圣上欣赏后也封为御史。」

    然后又是可惜道:「实是太巧了,上一个陆御史家里我还去过呢,惋惜如今那边的人都不在了。」

    我神采生硬半晌,又立即发出异常的情感,连连拥护:「的确很巧。」